博狗注册账号-“办公室小野”不再撒野,但抖音还在装睡?

2020-01-09 14:50:24 来源: 网络

博狗注册账号-“办公室小野”不再撒野,但抖音还在装睡?

博狗注册账号,文 | 邹松霖

网红“办公室小野”出圈“成功”。

这些天来,这位以“创意、搞怪、好笑”走红的网红美食短视频博主,不断登上微博热搜和新闻推送首页。但这次,她带来的是一件令人笑不出来的事。

办公室小野,撒了什么野?

概括说,是未成年人模仿小野视频中危险操作引发不幸,并由此产生纠纷与舆论争议。

8月22日,山东枣庄14岁女孩哲哲与邻家13岁女孩小雨模仿网络上“易拉罐做爆米花”视频中的做法,引起90°高浓酒精爆燃,导致两人被烧伤。

9月5日,哲哲因伤情去世(小雨受重伤,至今仍在住院治疗)。家属认为,女孩所模仿视频正是来自办公室小野,而该视频中,作者或平台没有做出任何风险提示。家属遂向办公室小野提出索赔。

数日沉默后,9月10日,办公室小野发布微博回应,她解释了声明迟来的原因,并致歉表示,将严格自查,帐号中一切存在安全隐患的视频都要下架,对小野帐号进行全面整改,期间暂停更新。但她坚持否认不幸事件是因模仿了她的视频而起。

“从第一次看到媒体发布哲哲的视频,我就有一个结论:哲哲和小雨的意外绝对不是模仿我的视频”“我相信,哲哲并不是在模仿我的视频,而是学习了其他视频教程。”

办公室小野声明截图

但家属向小雨求证,小雨称,她们模仿的,的确是来自办公室小野发在抖音上的一则短视频。

9月16日,办公室小野方面赴山东枣庄与哲哲、小雨家属见面协商。17日,哲哲家属与小野方签订和解协议,具体内容双方未透露。

小野方代表向哲哲家属表示,无论谁对谁错,他们都会基于人道主义进行帮助,看怎么样让大家以后过的好一点。其表态,有意支持受害家庭的大女儿读完大学、小儿子读完高中,对哲哲的妈妈,考虑到精神状态并不好,有意支持其最近一两年内不去工作。“综合考虑下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在经济层面上给予补助。”

小野方表示,希望“这个事情就此翻篇,不要再有恨对方或者双方有什么不好,相当于就此结束。”

但当真能就此翻篇吗?

youtube中国区第一网红“玩火撒野”

“基于人道主义”,寥寥数字道尽办公室小野方内心情绪。小野冤吗?

女孩们的不幸,是否的确因模仿小野视频而起,尚无权威结论。但这无碍于一个事实:对办公室小野视频存在巨大风险安全隐患的指责一直伴随着她走红的一路。

办公室小野,本名周晓慧,准“95后”,微博身份认证为,“美食视频自媒体 微博签约自媒体”。

美食短视频大v的称号,小野当之无愧。她的这一形象,是从一开始就精心策划包装的ip。其背后公司洋葱视频将其定位于“专门在办公室环境下,用各种新奇手段制作食物”的美食创意博主。

ip出道即爆红。2017年2月,小野出道仅一个月,发布第四条视频“饮水机煮火锅”后,凭此一条视频疯狂收割1亿流量,自此走红。当年11月,拿到新浪天使轮投资。

截止目前,办公室小野在微博上有819万粉丝,抖音粉丝2500多万,youtube粉丝744万,位列youtube中国区网红粉丝数第一名、视频观看量总计超过16亿。被誉为“美食圈第一网红”。

“办公室环境”“新奇手段”是指什么?

先上图。

办公室小野视频截图

办公室里“饮水机煮火锅”、“电熨斗烫肥牛”“瓷砖烤牛排”“电钻棉花糖”、“电钻小龙虾”“酒精灯做爆米花”“机箱做煎饼”……

搞怪有之,创意有之,脑洞有之,小野ip能走红,不难理解。

但,能红的要素都齐了,唯独安全缺席。

出道两年,江湖“头牌”,大v小野,自然不是对风险毫无所察的“傻白甜”。

办公室小野本人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承认往期视频存在安全隐患。她坦承曾收到如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队的留言提醒,曾多次受网友举报“其在高层写字楼中的办公室内多次使用明火,存在重大消防安全隐患,并且涉嫌违法。”

并且,常在河边走,小野也湿鞋。她承认,自己也曾在操作过程中受伤,“虽然已经做过很多次实验,但在正式拍摄时,火势没能控制住,整个桌子都燃烧起来,自己的眉毛、睫毛、头发都被烧掉了一部分,嘴上也烧出了水泡。”

即便引火烧身,也要明知故犯。

对事件中的其他争议暂且不谈,枉顾法律规则,制作发布内容含巨大安全隐患、危险系数极高的视频,舆论对小野的这项指责,是的的确确做实了。

撒野的办公室小野应该承担多少责任?

撒野了,视频内容存在危险,这是事实。但未成年女孩的自发模仿行为,后果该不该由“并不知情”的小野埋单,能不能就此追究小野的责任?

在新浪微博上视频报道后附的投票中,截止9月19日下午3时,共41.5万余微博网友投票,其中22.2万余名网友认为“家属有主责,小野不应赔偿”,占比过半(53.5%)。认为“小野有主责,应作出赔偿”的网友只有1.3万余人,占比3.2%。认为“双方都有责任,应适当赔偿”的网友有11.5万余人,占比略超五分之一。

有网友直指,“怎么有这种不负责任的家长!让孩子能把工业酒精当玩具玩,反而怪视频?”“孩子模仿动画出事就是动画的问题,孩子模仿游戏出事就是游戏的问题,管管孩子,救救动画、游戏、短视频吧”“如果看了《今日说法》去犯罪,小撒(撒贝宁)是不是要每天吃官司”。甚至,讹诈论等声音也冒了出来。

支持问责小野者则义愤填膺,小野制作危险内容视频,做出错误示范,如同教程般引诱别人模仿,导致的不幸,理所应然为之负责。

舆论纷杂如此,法律怎么看?

太阳底下无新事,司法上确已有典型判例——2013年的“男童模仿《喜羊羊与灰太狼》烧伤同伴案”。

2013年4月6日,江苏连云港10岁男童顺顺把邻居家兄弟俩7岁男童平平、4岁男童安安绑在树上,并点燃地上树叶。不幸发生,最终,经诊断,平平全身烧伤达40%,安安全身烧伤达80%。

“童恶”背后,正是尚无分辨是非的顺顺与平平、安安模仿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中烤羊肉串的剧情,做“绑架烤羊”游戏。

事发后,平平、安安兄弟俩的家人将顺顺和《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片制作者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他们认为,被告公司未做“危险动作,禁止模仿”等安全警示,导致心智不成熟的儿童模仿并造成严重伤害,根据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对此,法院作出判决,判决点火孩子顺顺的父母承担60%的责任,赔偿15.7万余元;动画片制作公司承担15%的责任,赔偿3.9万余元。

此外,法院指出,兄弟俩平平安安参与了模仿游戏,其监护人没有尽到相应的监护责任,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动画片制作公司冤不冤?

原告方举证,将1到170集《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片中容易被儿童模仿的暴力危险镜头,做成5分钟短片,灰太狼被平底锅砸过9544次,被抓过1380次,被煮过839次,被电过1755次......配合孩子们的证言,原告方以此认为兄弟俩受伤系模仿绑架烤羊游戏所致。

前车之鉴在此,对于办公室小野事件该如何分析解读、若双方当真对簿公堂结果将如何,想必能预料一二。

法律圈意见亦同,认为办公室小野应该承担一定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解释,“有人可能会说,主播的行为和损害结果没有直接关系,是用户愿意模仿。但是不要忘记了,你的视频一定会有人来看,点击量比较高的情况下,主播就应该有更高的注意义务。”

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新锐律师认为,办公室小野粉丝数百万,以往视频传播量很大,应该能预计到肯定有未成年人观看,甚至模仿。对于其中的危险性(尤其之前已经有消防人员提示)并未进行任何提示,有一定过错,对于结果的发生负有责任。

“更高的注意义务”,这是关键词。

翻译成不那么专业的老百姓用语,那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甚至可以说,小野如果继续“撒野”,类似不幸即便没有落在哲哲和小雨身上,也终究早晚会发生。

身怀利器者,尤须,慎而重之。

你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平台

办公室小野整改不再撒野,但抖音沉默依旧,全程未发声。

作为播放平台的抖音,在不幸事件中有没有责任?

王新锐认为,平台是否有责任,首先需要查证一个事实,即涉事视频在抖音平台的播放量。如果播放量很小,则平台或可以抗辩因不知情而无责任。但对于播放量大、影响力大甚至得到平台推荐的热门视频内容,平台具有相对更高的审核义务。

在小野事件中,若说抖音并不知情,那恐怕是在侮辱字节跳动系全媒体平台赖以成名也深以自豪的大v、kol推送算法、维护服务。

网红能红,平台助攻,功不可没。

事实上,在创作者短视频主播与平台的合力之下,这样猎奇、哗众取宠的视频充斥着各大视频平台,“路子很野”的远非只是办公室小野。

电钻啃苞米、活吞蛇鼠、上刀山下火海……注意力经济时代,网上网下,太多人铆足了劲、使尽浑身解数,甚至试探在死亡边缘,只为吸引到眼球。

而这些明显存在安全隐患的视频为何能出现在抖音、快手、b站……一众长、短视频平台网站呢?视频上传、发布审核功能形同虚设吗?事发之后,平台为何能神隐于一次次网络舆情鼎沸中?

于法理上讲,对于可能存在错误引导、安全隐患风险的视频,平台当然地负有义务禁止其上传、传播。

但遗憾的是,目前涉及短视频安全、风险管理的法规并不多,或即便有行政法规、行业公约有所约束,也并未得到切实有效地执行。

还有不可不考虑的“社会现实”。

多位法律圈人士分析,受害者选择办公室小野做靶子的策略是理性务实的,相对于财大气粗、养着专业律师团队、与监管方关系更紧密的大公司大平台,个人声誉、品牌即是一切价值所在的网红,的确是“软柿子”。

法律之树尚需时日茁壮,道德之土壤能否率先发挥效用?

“实际上,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类似的伦理要求非常重要。”朱巍认为,道德伦理应作为判断网络平台主体责任、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的重要标准。

通过对个案伦理道德的考量,为日后形成立法打下基础。而在立法之前,对利用新技术的市场逐利行为应加上道德的‘软约束’。

法治与道德责任,能叫醒一个个装睡的平台么?

编审 | 郭 芳


相关新闻